《我是污妖王》全文閱讀

作者:我愛世人  我是污妖王最新章節  我是污妖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是污妖王最新章節第1065章 婚禮(19-12-31)      第1064章 交易(19-12-31)      第1063章 三神器(19-12-31)     

第1038章 全面戰爭

沈一凡就這么獨自在屋里靜坐了一天,終于把九尾妖狐殘留的妖氣清除干凈,走出房間時,他感覺神清氣爽,修為似乎又高了一個境界。
  陳清琳等七人此時已經恢復得差不多,對于那天的情景,她們都覺得難以啟齒,畢竟第一次經歷男女之事就是七個女人伺候同一個男人,實在太刺激了點。
  只可惜沈一凡現在沒時間和她們繼續溫の存,他必須趕緊回華夏,救下沈婉瑩母女倆。
  李吟霜其實很想和沈一凡一起走,并肩作戰,但是她有更重要的任務,那就是確保在扎伊爾的沈一凡家人都平平安安。另外,沈一凡的有些親戚朋友,包括家里那些女人的家人朋友很多都要接到扎伊爾來,因為華夏那邊現在一片混亂,安全得不到保障。
  除了戰忽局那些人都要回國參戰外,青城派很多門人也是群情激昂,紛紛表示要回去。考慮到這邊需要有人留守,以防扎伊爾內戰的擴大,沈一凡只能帶一半青城派的門人回去。
  不過趙風揚、李光梁、李國忠這三位二品以上的高手必須跟著去,還有特別的使命需要他們去完成,當然他們本人也有強烈的參戰意愿。
  李平已經徹底失去了戰斗能力,能夠保護李吟霜她們的只剩下李三立。
  經過快速的準備后,沈一凡把風之力量交給趙風揚,霜之哀傷交給李國忠,火之高興交給李光梁,自己則帶著神農鼎、兩顆五行靈珠、鬼燈、天使刺和煉金刀,率領所有參戰人員一起乘坐飛機直達緬電。
  走之前,李吟霜向他保證,她們這些大家庭的成員,必定會同生共死,要么都在,要么都不在了。
  沈一凡覺得這樣好像太夸張了點,撓撓頭說:“沒必要這樣吧,如果真的遭遇攻擊,當然是能活多少就活多少下來。”
  “那你說說,哪幾個比較重要,我好重點保護一下。”李吟霜面無表情的順著他的話問道。
  沈一凡被問住了,雖然在他心里,那些老婆們還是有親疏之分,但是直接說出來太過傷人,思考了一會兒后,他放棄般地說:“就照你的意思做吧。”
  “一定要把婉瑩姐帶回來,告訴她位子隨她選。”李吟霜最后說道。其實她明白,這次回去最危險的人是沈一凡,只是她已經習慣了沈一凡去冒險,該說的話也早已說完,除了祝他一切順利外,沒什么別的好說,如果沈一凡這次的行動失敗,那她們這些女人遲早得追隨他而去。
  ……
  ……
  妖族在昆侖的召喚妖怪計劃由于章肇鐘的自我犧牲而暫時被打斷,雙方繼續展開激烈的交戰,顧默軒成為這場戰役新的負責人,依靠著戰忽局收集的大量法寶以及軍隊的火力支援,他們暫時阻止了九尾妖狐手下的行動。
  九尾妖狐沒想到戰忽局擁有如此堅定的決心,寧愿玉石俱焚,也要拼到底。他干脆讓手下的妖怪集體發難,在華夏各地攻擊平民,然后伏擊前來救援的戰忽局成員,這導致華夏各地人心惶惶,所有正常的工作和學習全部暫停,全國徹底進入戰爭狀態,妖怪一事完全無法隱瞞,被全世界人類知曉。
  華夏軍隊這下正式全面參戰,試圖平息內亂,但是人類的高精尖武器對高階妖怪很難造成傷害,華夏高層甚至開始討論使用核武器和妖族對決。
  全世界都在關注華夏境內發生的這場人與妖之間的戰爭,燈塔國等國家甚至提出派異能者進入華夏境內,支援華夏掃平妖族,但是被華夏高層拒絕。如果有可能,他們還是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化解這場危機,一旦讓燈塔國介入,會動搖華夏的國之根本。
  其他國家的黑暗勢力受到華夏這邊妖族的鼓舞,同樣開始主動攻擊各自國家的政の府力量,只有歐洲的血族依然按兵不動。
  這場正邪之戰一下席卷全世界,儼然世界末日來臨。
  華夏妖族在發現攻擊平民收益太小后,開始集中攻擊軍隊和戰忽局各分部。
  戰忽局華東區總部由于出現內奸,防御法陣被妖族輕松攻破,爆發了激烈的戰斗,而此時部の長沈望山正在昆侖主戰場參戰。
  華東區總部是妖族攻擊的重點,在虎長老的率領下,妖族軍隊勢如破竹,而戰忽局戰斗人員節節敗退,死傷無數。
  此時在沈望山家里,賀東風正在勸說沈婉瑩帶著女兒先走,由他留下阻擋妖族,雖然他已經是個殘廢,但還是有一戰之力。
  沈婉瑩無奈地說:“風哥,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而且我們能去哪呢,所有航班都已經停飛。再說我身為沈望山的女兒,是不能臨陣脫逃的,就讓我和你一起戰斗吧。”
  “唉,你們應該跟著沈一凡去非洲的,現在可怎么辦,帆帆她還這么小,她還沒有好好地體驗過生活,我怎么忍心看到她……都怪我沒用,不能保護你們。”賀東風坐在輪椅上,痛苦地低下了頭。
  沈婉瑩此刻蹲下來,將女兒摟在懷里,流著淚懊悔地說:“我們是夫妻,本就該同生共死,就是不該連累帆帆跟著我們一起承受這苦難。”
  沈思帆這時替媽媽擦著眼淚,乖巧地說:“媽媽,你別難過了。”
  她的體貼懂事讓沈婉瑩更是心如刀絞,摸著她的頭發哽咽著問道:“帆帆,你怕嗎?”
  “只要跟媽媽在一起,帆帆就不怕。”沈思帆勇敢地說。
  就在這時,大門“砰”的一聲被撞開,把三人嚇了一跳,隨后一個干瘦的男人走了進來,手里還在轉著一把折刀,他陰陽怪氣的說道:“喲,風哥,正在跟嫂子留遺言哪,也對,你很快就要死了,該說什么就趕緊說,我不是不近人情的人。”
  此人名叫包洪曉,從三品金系修真者,戰忽局華東區總部最先叛變的幾人之一。
  賀東風見到這人,忍不住怒罵道:“你這個叛徒,你不會有好下場的!當妖怪的走狗,你死了也沒臉去見列祖列宗!”
  “我有沒有好下場暫時還不清楚,但是你很快就要死在這里。你這廢物娶了這么漂亮的老婆,簡直是占著茅坑不拉屎,既然這樣,不如我替你好好安慰安慰嫂子,就當著你的面,如何?”包洪曉陰笑著說道。
  賀東風哪里還忍得了,拼命調動體內所剩不多的真氣,從大理石地磚中召出一個石柱撞向包洪曉。
  包洪曉怪笑著躲過石柱,手中折刀順勢向賀東風扔去。
  沈婉瑩知道對方用心險惡,連忙把女兒護在身后,同時召出一棵大樹擋在賀東風身前保護他。賀東風癱瘓之后真氣運轉不暢,戰斗力大減,目前可能也就五品左右的實力。
  可是那把不是普通折刀,而是包洪曉用來觸發他金系法術的,很快折刀飛速旋轉起來,如同電鋸一般,將沈婉瑩召出的大樹鋸斷,隨后唰啦一下變成一條金屬鎖鏈,將賀東風牢牢捆在輪椅上,動彈不得。
  捆住賀東風后,包洪曉轉頭色の瞇瞇的看著沈婉瑩,無恥地說:“婉瑩,你知道我一直很仰慕你的,總想著一親芳澤,今天你就從了我吧,我會讓你老公死得很痛快,否則的話,我不但要好好折磨他一頓再弄死他,你女兒我也不會放過。”
  “你這個禽獸,離她們遠一點!”賀東風在一旁咆哮道,他太恨自己,恨自己無能,給不了沈婉瑩幸福,還只能眼睜睜看著妻女受辱。
  沈婉瑩此刻面色蒼白,她可以一死了之,但是女兒怎么辦?真的讓她死在這個人渣手里嗎?
  面對意圖不軌的包洪曉,她沒有放棄抵抗,“死亡纏繞”瞬間使出,攻向對方。
  包洪曉冷笑一聲,身體周圍金光閃耀,將沈婉瑩召出的藤蔓盡數斬斷,隨后他使出“無極電網”,將沈婉瑩纏住。
  賀東風不斷在那辱罵包洪曉,希望對方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甚至寧愿對方動手殺了他,但包洪曉卻無恥地說:“我才不會輕易弄死你,我就是要當著你的面玩の你老婆,待會兒還會有人過來一起享用她,你就慢慢欣賞吧。至于你女兒,你不用擔心,我們會養大她的,這是個美人胚子啊,養大了可以好好玩。”
  沈婉瑩無法掙脫“無極電網”的束縛,感到無比的絕望,看著因為想救她結果被電到的女兒在那哭著喊媽媽,她心如死灰,想著與其被包洪曉這樣的人渣凌の辱,還不如帶著女兒自盡,保留清白。
  她在絕望中召出了兩根木刺,想同時刺死女兒和自己,看穿她意圖的賀東風發出了震天的怒吼,隨后竟然掙斷了捆著他的金屬鎖鏈,整個人像炮彈一般的彈出,撞向包洪曉。
  包洪曉正準備用法術斬斷刺向沈婉瑩的木刺,這種極品美女可不能輕易讓她死,必須先好好玩一玩,哪料到賀東風這個殘廢會突然爆發,這一下沒能躲過,被賀東風撞得飛了出去。
  沈婉瑩此時毫不猶豫的用木刺刺向自己和女兒,她只是覺得對不起沈思帆,同時對不起沈一凡,沒能照顧好他們倆愛的結晶,但是為了女兒不落入惡心的家伙之手,還是讓她干干凈凈的離開人世比較好。
  

snaptime:2020-01-22 02:38:45  .exectime:0.036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