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作者:圈紋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  先驅大騎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先驅大騎士最新章節158(19-10-23)      157(19-10-23)      156(19-10-23)     

129

良久,修斯這才收回了心神,目光之中此刻映入眼簾的正是那依舊熱疼的菜肴,隨即酒菜的香氣也是頓時撲鼻而來。
  然而,此刻,修斯卻沒有半點的食‘欲’,轉眼看了看外面,依舊如常,然而卻在這刻一個熟悉的紅‘色’身影進入眼中。
  修斯一見那紅衣之人,心頭不由就是一沉,面‘色’也是微微‘露’出幾分不快之‘色’。
  然而,就在這刻,進入酒樓的紅衣身影與另外一個白衣倜儻男子共入酒樓而來,而那小二更是眼明腳快的迎上錢去了。
  那紅衣身影這時候面‘色’冷淡,目光絲毫沒有停留在那滿臉笑意的小二身上,而是在此刻酒樓之內掃視起來。
  修斯一見,心頭不由暗叫不妙,神情此刻更是有些無奈。
  修斯心頭苦嘆不已,此刻見著對面紅衣身影目光一聚,陡然之間,竟是一道兇光徑直朝著自己這里‘射’了過來。
  “該來的始終還是回來的。”
  修斯心頭無奈說著,腦中卻是在這刻回想起幾日前慕容家族的那些事情。
  而此刻那紅衣身影身邊那個男子似是也注意到了身旁紅衣之人的目光,當下便是順著目光而來,只見修斯端坐在桌案前,目光也是緊緊盯著自己這邊,當下那男子眉目一皺,然而見身旁之人身子微微動了動,男子卻立馬掩飾了下去。
  修斯倒也并不是害怕對面之人,只是對于這種人能避過就避過,沒有絲毫必要與他們‘花’上時間糾纏下去。
  然而,這時候正當修斯心頭尋思之際,怎想,那男子卻是跟著那紅衣之人走了過來。
  修斯心頭此刻卻是冷笑起來,但見著對方神情便是不善,可想接下來免不了一番事情,不過修斯心頭倒也是佩服那紅衣之人,幾日前的教訓警示還沒有讓她醒悟過來,不過修斯轉眼看向那男子之時卻是心頭微微一簇,隨即便是颯然一笑,此人修為雖然不差,然而...
  “你說我們算不算是冤家路窄呢?”
  那紅衣之人走進了修斯身前,自顧自的便是坐了下來,看著對面神情表現得很是淡定的修斯冷聲說道,言語之下沒有絲毫的情感可言。
  當然,對于修斯與她之間也沒有什么情感可言。
  “慕容黎,怎的?今日尋到了這么一個機會,難道想要將幾日前的事情找回來不成?”
  那紅衣之人正是幾日前在慕容家族與之發生糾葛恩怨的慕容黎,而對于其身邊的男子修斯卻是從未見過,反正當日此人并沒有出現。
  修斯此番話倒是有主動挑釁的味道,但是見修斯神‘色’平靜如水,似是絲毫沒有將眼前這兩人放在眼底,大有一副巋然泰山之風。
  慕容黎聽修斯這般話語,修為微微一簇,今日的慕容黎粉黛倒是抹得均勻,也沒有幾日前修斯見到她之時那般厚,不過這樣一來這慕容黎倒是更顯的幾分靚麗,這讓修斯一番費解,暗想,這慕容黎從這外貌上看去也算是一個美‘女’,可是為何卻時常要做出這種畫蛇添足之舉呢?
  慕容黎如若知道修斯此時此刻心頭卻是在想些這樣的東西,不知道又要作何感想,但是慕容黎顯然因為幾日前的事情而將修斯恨之入骨,就是幾日來慕容璋一直與自己說些時有時無的事情也都改變不了慕容黎心頭的恨意。
  慕容黎身邊的無名男子見修斯入戲戲謔般挑釁的話語,當下兩道劍眉一豎,似是對于修斯如此對身邊的慕容黎說話很是反感一般。
  “你是何人?竟敢如此與阿黎說話。”
  男子此刻表現出了應有的風度,當即便是‘挺’身而出替慕容黎說道。
  慕容黎卻并沒有覺得反感,只見其神‘色’依舊冷笑地看著修斯,心頭卻不知道在尋思什么。
  “你又是何人?”
  修斯不回反問道。
  對于眼前的男子,他到并不在意,所以修斯此刻對此人舉動很是不屑。
  男子從修斯神‘色’之間看出了些許的不屑,那種讓他這樣習慣的高高在上的人感覺很是不爽。
  “好大的口氣,試問在朝歌城內還沒有我長孫家族問不出來的人物。”
  男子當即便是表現很是不爽,沉聲冷笑說道,而對于修斯此刻在他眼中極為愚蠢舉動的也更是覺得可笑至極。
  “哦?長孫家族?”修斯一聽男子這話不由心頭大為冷笑了起來,此人應該便是長孫家族的人不假,而且地位應該還不低,不過此刻修斯卻是想到了幾日前南宮家族的那個小子,而相比較眼前的長孫家族的人,相較之下,那南宮家族的小子更勝一籌,不過在修斯心頭覺得南宮家族的南宮翰好上一點倒并不是說修為上,畢竟在修為上南宮翰顯然還是隱隱在此人之下,但是南宮翰極為難能可貴的一點便是沒有仗著家族勢力威脅自己,雖然修斯并不認為那南宮翰是會這么輕易服軟的人,但是避其鋒芒這點南宮翰更勝幾分。
  “怎么?怕了?”
  男子見修斯神‘色’微微一皺,以為修斯知道長孫家族的大名,不由心頭傲慢起來,當即便是冷聲說道。
  “有那個,那個啥來著。”
  修斯卻是撓了撓腦袋,似很是費勁地在想著什么,目光卻是詢問般的看向了慕容黎。
  “哦,對了,慕容,對,慕容家族,你們那個長孫家族有慕容家族的那么厲害么?”
  修斯這一招倒是厲害的很,一者隱晦的貶低了長孫家族,另一者卻是想要利用慕容家族與長孫家族來相互克制一下,雖然眼前的慕容黎也是慕容家族的人,但是修斯卻是不以為意,宛若此刻的慕容黎是空氣一般,不復存在。
  長孫家族雖然并列為南商四大家族之一,但是相比較之下長孫家族的實力依舊還是稍弱與慕容家族。
  然而,修斯此番話顯然只是起到了一種作用,那就是貶低長孫家族的作用,至于利用慕容家族來克制長孫家族自然是沒有絲毫,因為男子身邊可是還有一個依靠,那就是慕容黎,這可是慕容家族的二小姐,而方才男子已經察覺到了慕容黎對于修斯可是充滿著仇恨之意,想必此兩人關系很是不好才是,那么與慕容家族如何?男子心頭這時候想當然的便是往壞處想。
  男子眉目再次一豎,目光此刻‘露’出幾分狠意,瞪向了修斯。
  “哼,這么說來你可還于慕容家族有著淵源了。”
  男子此刻神‘色’極為不屑,一副看修斯好戲的神態,嘴角邪異一咧,顯得很是詭異。
  修斯嗤之一笑,對于眼前男子的表現看在眼中,卻是記在心頭。
  “我與慕容家族倒是沒有什么淵源,不過你眼前的這個慕容黎姑娘應該知道一二才是,但是對于你們那個什么長孫家族,我還真沒有怎的聽說過,難道這朝歌城內有四大家族不成?可是我怎么就只聽說過慕容,南宮以及東方家族這三個啊,你們長孫是何時冒出來的?慕容姑娘,你可否給在下解釋一番。”
  修斯玩味地笑著看向了一邊一直沒有發話的慕容黎卻是問道。
  將這個問題扔給了慕容黎,當下將慕容黎的境況顯得很是尷尬,這長孫家族乃是南商四大赫赫有名的斗氣家族,誰不知曉,很明顯修斯是故意這樣說,但是一旦慕容黎解釋了那么便是承認了這長孫家族的名聲不行,而且是遠遠排不上好,可是不解釋卻也是對于長孫家族表現的很是不屑。
  “哼,難道你忘記了幾日前你對于我所做的一切么?今日既然遇上你了,那么你好自為之,我慕容黎是有仇必報之人。”
  慕容黎卻是索‘性’毫不理會修斯的話,面‘色’冷塵不已,幾乎凝上一層寒冰一般。
  修斯見慕容黎竟是可以不回應自己的刁難,心頭悻悻一笑,暗想,終究還是回到了正題上了。
  那長孫家族的男子一聽慕容黎此言,不由面‘色’一疑,顯然,對于慕容黎此番話還不理解,想必慕容黎并沒有將幾日前的事情告知此人聽。
  “阿黎,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這小子欺負你了?”
  男子再次找到了一個展現男人英雄主義的時機,當即也是毫不放過,聲音竟是大了幾分,目‘射’‘陰’光,問道身邊的慕容黎。
  “呵呵,其實也沒什么,就是...”
  修斯見那男子目中之意,不由故作玩笑般地正要說明,怎想慕容黎卻是一聲喝道。
  “夠了,今日你我一決高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慕容黎那一張俏麗的臉蛋此刻竟是有些‘抽’出,出了恨恨之意還是恨恨之意,現在的慕容黎只怕是恨不得將修斯削其骨啃其‘肉’。
  “一覺高下?”
  修斯乍聽之下,不覺心頭甚是好笑,暗想你什么修為我早已經是看穿,難道幾日前的那么一點較量還不能證明不成?就算你還有什么本事,難道在我面前還翻了天不成?
  “你倒是說個比法,不過我也依舊是實踐當日我在你慕容家族所說的那些話,你若今日真要與我動手,那么就不僅僅是幾日前的那么一點點輕微教訓罷了,而是以你的‘性’命為代價,你弱真將我當成病貓,那么一切后果你且自付。”
  修斯這時候聲音也是沉了下來,幾日前自己所說過的話他自然不會只是說說罷了,只是沒有想到,這慕容黎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這才幾日過去就想要與自己動手,那么到時候也就別怪自己無情,無論你慕容黎是‘女’人還是男人,凡是觸及到我底線的人只有一個下場。
  那長孫家族的男子現在顯然已經是大致猜測到了一點慕容黎與修斯之間那些事情的原委,但見慕容黎竟是要與這修斯動手,這不是明擺著要奪取他逞英雄的好機會嗎,當即就是深‘色’微疑,笑聲在慕容黎身邊說道了幾句。
  聲音很小,但是修斯即便是沒有聽到也是知道是在說些什么,無非是在勸慕容黎讓他與自己‘交’手之類的話罷了,修斯心頭不以為意,顯得很是悠閑自然。
  “這是我與他之間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一定要報當日之仇。”
  慕容黎雙目冷光乍現,顯然要不是極力壓制心頭的沖動,只怕沒有等修斯喘息便是出手了。
  但是慕容黎是被心頭對修斯恨意沖昏了頭腦,就在見著修斯的那一刻完全的辨認不清雙方實力的懸殊了。
  她并沒有修斯所說的那么寫后招,但是現在慕容黎的心頭完全被打倒修斯然后好好羞辱一下修斯給‘蒙’蔽了。
  男子見慕容黎面‘色’不善,神情一凜,顯然也是被此刻慕容黎的神態給驚住了,本本還想說些什么可卻是‘欲’言又止,面‘色’悻悻不已,但是在慕容黎面前吃癟,男子卻是將這一切轉為兇惡的目光瞪向了一邊滿帶著心上深‘色’看著兩人的修斯。
  可是后者卻是全然不察。
  “如此你我便是找個地方,省的壞了別人的生意。”
  慕容黎這時又是說道。
  修斯見慕容黎這么一說,不由吃愣半晌,可隨即便是淡淡說道。
  “沒有必要,我可以保證這里的一切都不會受到絲毫的損壞。”
  修斯這話可是江慕容黎給氣的不輕,這明顯便是在看不起慕容黎,而且她身旁的男子也表現的很是氣憤。
  “好小子,囂張的很啊,這般你與我斗法一番卻是如何?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什么資本敢在這朝歌城內如此地囂張跋扈。”
  “你們兩個一起上也行,省的等會我將慕容黎擊敗了,你卻又是屁顛屁顛地爬過來護駕來了。”
  修斯滿是譏諷之意地說道,慕容黎與那男子的面‘色’是一陣紅一陣白的。
  “如此...”
  “不用,我倒是想要知道你究竟有多厲害?幾日前你只不過是僥幸罷了。”
  慕容黎見修斯如此說道,當下便是沒有在意這是酒樓,話音剛落便是周身銀白‘色’的斗氣陡然爆發而出,斗芒耀人雙目。
  而此刻在酒樓內吃喝的眾人完全沒有料到突然之間會發生這種事情。
  “唉唉唉,各位客官,小店做的是小本生意,你們要是想要...”
  那掌柜的眼明嘴快,當即便是神‘色’慌張地跑了過來,想要勸阻。
  “掌柜的,你若是不想被牽連,只要乖乖在一旁看著就行。”
  這掌柜的剛叫嚷著邁開一步,卻只見一個中年男子起身搶先攔住了慌張的掌柜的。
  掌柜的哪里肯依,當下便是還要上前勸阻。
  “放心吧,一切損失我來賠償。”
  

snaptime:2019-11-22 03:45:18  .exectime:0.123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