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作者:藍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  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分庭抗禮(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9-03-08)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一將無能累死千軍

軍令如山,大軍剛攻入崖下營寨,連腳跟都沒站穩,便一盤散沙似的朝山上沖去。殊不知,敗逃的敵軍剛到半山腰,山崖之上突然鼓聲大震,倉惶逃竄的敵軍聞聲,迅速的紛紛向左右兩側躲閃而去。
  下一秒,還沒等漫山遍野沖殺上來人明白是怎么回事,頭頂之上便傳出山塌地陷般的隆隆聲響,塵土彌漫中,只數的滾木,擂石順著陡峭的山體向下滾滾滑落。
  呼吸之間,無數沖在最前的將士已在一片慘呼哀聲中,被滾木,擂石砸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數以千計的尸體遍布山野。舉目望去,一面山體幾乎被尸體鋪滿,殷紅的血水一直淌到山腳之下。
  噩夢并沒有結束,后面的將士還沒從驚駭中醒轉神來,又一輪滾木,擂石已呼嘯而至,有許多擂石足有一人多高,由上而下的翻滾下去,上百名仙軍直接被活活碾壓成肉餅。等巨石過后,留下一條人肉鋪成的血路。
  此時,漫山遍野都是向下妄命奔逃的人影,而崖頂之上卻是殺聲震天,七萬敵軍吶喊著沖下山崖。
  兩軍交鋒,往往居高者,由上向下沖殺,其狀有如排出倒海,勢不可擋。再加上對方已被滾木,擂石砸石心驚膽裂,斗志全無,一心只顧著逃命。當真是兵敗如山崩,無數兵士相互踐踏,跌倒滾翻,死傷者不計其數。
  見到這一幕,李輝儍眼了,之前的得意之『色』還留在臉,嘴巴不自覺的越張越大,眼球瞪得都快掉了出來,直勾勾的望著戰場,目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李統領,李統領一旁的金龍衛連聲急促的呼喚。
  哦,啊李輝像是從夢游中回過神來,脖頸僵硬的轉過頭來,目光失去了焦距。
  還不趕快下令撤軍,再遲就要全軍覆滅了!兩名金龍衛幾乎同時出聲催促道。
  嗯,哦,啊,是李輝嗯啊了半天,便沒了下問。
  一名金龍衛見狀,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從他手中奪過令,發出全軍撤退的號令。
  號角響徹,說是撤退,實則是標準的全軍大潰敗,還被敵軍鋪天蓋地的跟在后面追殺,就連剛剛占領的營寨也不敢稍有滯留,這一退,直接退出三十里,而后面的敵軍并沒有放棄追殺的意思,像是要乘勢將這只殘軍趕盡殺絕。
  許多掉后的傷者,很快就被追上,沒有一個活口,盡數當場被『亂』刃斬殺,死狀慘烈。
  虛淵怎會放棄這種全殲敵軍的機會,就在他認為此時已無任何懸念之時,側前方突然出一支規模龐大的戰騎,見到旗上有著討伐叛逆的字樣,便知道是對方的援軍到了。
  虛淵暗嘆一聲這支援軍來得太及時了,若再遲來一時半刻,定能全殲這支殘軍。當下立即下令全軍停止追擊,調轉方向重回犬牙山。
  是主上來了!以兩名金龍衛的目力,遠遠地就看見陸隨風一騎當先的縱獸而來,都是長舒了口氣,對著驚惶奔逃的李輝叫道:李統領,敵軍退了!
  李輝聞言,半信半疑的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敵軍果然沒有追來,而是前隊變后隊的急速向回撤走,這才勒住戰騎,這時,陸隨風已帶著五萬戰騎呼嘯而來啊,是副帥
  直到此時,李輝才確定這支殘軍得救了,接著,不由一陣悲由心來,眼圈一紅,眼角都有淚滑落出來,一臉悲痛的搖搖頭道:是我魯莽輕敵,未聽兩位勸阻,才有此一敗!
  所謂一將無能,累死萬軍,就是眼前的景象。當兩軍匯合之后,陸隨風詳細的聽完戰況,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變化,似早已料到會有這個結果,統計了一下傷亡情況,折損近五萬之眾,如不是援軍即時趕到,絕對是全軍覆沒的結果。
  此戰是我大意輕敵,誤中敵軍圈套,自會向主帥請罪!李輝自知罪無可恕,陸隨風有權將他當場斬殺,便咬牙抬出了虛無顏,只要躲過眼前這一關,以虛無顏對他的看重,最多只會重罰,這條命應該可以保住。
  對這種昏庸無能之輩,陸隨風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只是收回了他統領的兵權,根本不關心虛無顏會如何處置,只是讓他留在軍中將功折罪。
  李輝并沒有因對方放他而心存感激,心中還暗自得意有虛無顏這棵大樹罩著,用不了多久,照樣能收回這統領兵權。不過,他倒要看看這位副帥有何能耐,如何攻取這犬牙山。
  大軍重新在山腳下扎營,仔細的觀察了敵軍的布防,這個虛淵果然有些鬼才,李輝這種無能之輩又怎會是他的對手,不敗才是怪事。
  兩座營寨崖上崖下,就像是盾和矛,一盾在前,一矛在后。也就是說,當崖下的營寨盾被攻擊時,崖上的營寨矛就會無情的刺出。
  陸隨風陷入沉思,最簡單的破局之法,就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只是如何才能做到點呢?
  回到營地,陸隨風當晚就在中軍帳中調兵遣將。由于沒打算與敵軍山上山下的對峙下去,所以大營扎得尤為簡單,中軍大營也只是四面圍了帳布而已,完全是『露』天的。
  環視了左右的一眾仙將,然后手指間噴出一道仙力,在地上畫出了一幅犬牙山的地形圖,對著一位金龍衛道:今夜凌晨時分,你率兩萬精銳進攻崖下的營寨,估計對方會故計重施,抵擋一陣之后,便會放棄營寨逃上山去。到時你就
  陸隨風交侍完畢,便先帶著近萬仙軍提前上山,埋伏在半山腰間。
  今夜的云層很厚,無星,無月,一片沉黑如墨。凌晨時分,那位金龍衛帶著兩萬仙軍『摸』到對方營寨前,才被對方的了望哨發現,立即發出了敵襲的訊號。
  這次的大軍并沒有像之前那樣,一上來就對營寨發起正面攻擊,而是距營寨三百米處便停了下來,集體張弓搭箭,齊齊萬箭怒『射』。夜『色』中,無數閃著寒芒的箭矢如同一張大,掛著尖銳的呼嘯聲,向著營寨籠罩而去。
  下一刻,靜寂的山野便『蕩』響一片驚呼慘嚎之聲,黑暗中,營寨內不知有多少人影被落下箭矢『射』成了刺猬。
  這支仙軍是由陸隨風一手帶出的,『射』出的箭陣就像一張,不僅『射』程遠,三百米之外箭勢依然強勁,而且一波接著一波,幾乎感覺不到間隙。
  對方營寨遭到數輪箭矢攻擊之后,雖然損失慘重,但很快便作出了回『射』,而且『射』出的箭矢更多,可惜只像空中灑落的散沙,非但疲軟無力,只『射』出不到兩百米,便紛紛墜落地上。舉目望去,就如一片倒『插』的羽翎,像是給光禿禿的地面鋪上了一層枯草。
  而對方的箭陣卻給營寨內的帶來了極大的威脅,寨墻上除了被『射』成刺猬的尸體以外,再無一個站著的守軍,同時也再無人敢攀上寨墻防守,簡直如同不設防一般。
  那名金龍衛見狀,長劍向前方一指,喝道殺!
  隨著這一聲殺字出口,突在前面的一萬仙軍已紛紛收起弓箭,亮出仙兵法器,吶喊著向營寨奔殺而去。后面的一萬仙軍仍留在原地,繼續用箭陣壓制著敵軍。
  很快,這一萬仙軍便破開了寨墻,似若虎入羊群般的殺進驚惶失措的敵群中,這支仙軍的戰力本來就強,又豈是這些臨時組建的烏合之可以抗衡,只是勉強的抵擋一陣,便開始呼嘯后撤,直接放棄營寨向山上逃去。
  簡直就是故技重施的節奏,但這次卻被改寫了情節,按照陸隨風的謀劃,這名金龍衛只帶了數千天仙以上的將士追殺上去。由于天『色』太黑,從山頂望下去,看到的是黑壓壓的一片,再加上喊殺之聲震野,當然都是留在營寨中的人刻意營造出來的,根本分辨不出人數多少。
  崖頂之上的虛淵運足目力,也看不真切沖上來的敵軍數量,只能從喊殺聲中估計,至少不下于五六萬之眾,虛淵不再遲疑的讓人發出響尾箭。
  嗖!一支拖著紅『色』焰尾的箭羽,帶著尖銳的嘯音沖天而起,那是要投放滾木,擂石的訊號,一眾奔逃的敵軍見狀,紛紛朝著兩側飛速的閃躲而去。
  緊接著,黑夜中只聽一陣隆隆之聲響徹,有如山崩海嘯,無數落下滾木,擂石順著陡峭的山勢滾滾席卷而下,聲勢驚天動地。
  數千追擊的仙軍像是早有防備,一個個紛紛躍上空中躲避滾木,擂石的攻擊。而下方營寨的中人,也同時發出一陣陣驚呼慘嚎之聲,聽上去慘烈無比。
  崖頂上一連接著發動了三輪滾木,擂石攻擊,慘呼此起彼伏連綿不絕。直到此時,崖頂上才猛發一片震耳欲聾的喊殺,緊接著,便見鋪天蓋地的人影從崖頂上奔殺下來,其勢有如滾滾洪流奔騰而下,無數兵刃在夜『色』中閃著幽冷的光澤。
  

snaptime:2020-01-22 02:02:15  .exectime:0.049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