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作者:藍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  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分庭抗禮(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19-03-08)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大師姐驚覺的剎那,腳下一跺地面,飛速地閃移開去,一道半月形的紫色流光險之又險的擦身而過,不由驚出一身冷汗來。
  一連串縱橫交錯的驚險交鋒,大師姐的手勢當空一顫,一只冰鳳虛影突然從掌勢中脫體而出,閃射著冷浸徹骨的晶瑩光華,鳳翅一展,伴著一聲低沉的鳳鳴,奔電般朝著古藍星俯沖而去。
  噗噗噗!
  一道道紫色驚電連連破空斬出,俯沖的冰鳳奔勢驟然微頓,鳳身裂紋遍布,隨即突然炸裂開來,冰屑冰渣漫空四濺飛迸。
  然而,這只俯沖的冰鳳只不過是誘敵攻擊的虛招而已,真正的殺機卻是出現在冰鳳炸裂之后……
  這一刻,大師姐蓄滿殺機的眼眸深處,仿佛蘊藏著一團恐怖的暴風雪。冰鳳破碎的剎那間,綻射出一道道寒氣森森的冰晶光環,蓄含著冷冽的殺氣,寒冰光環幅射的范圍很大,讓人一時之間根本躲避不開,單純的防御也擋不住這無孔不入寒氣光環,一旦被其稍稍沾身,傾刻便會被凍結,切割。
  金蛇狂舞!
  古藍星一聲輕喝,纖指點向蒼穹,頭頂上空驟然綻響一道驚雷,金電如蛇縱橫狂舞,周邊的空氣仿佛一下被撕裂得支離破碎,數十道寒冰光環頓時被拉扯得歪歪斜斜,隨之潰不成形的紛紛爆裂開來,化為點點冰晶。
  大師姐的口中吐出一聲悶哼,直覺體內一陣氣血翻涌,這些寒冰光環本是在她的控制之下,驟然炸裂之下,元力倒卷反噬,令其反受沖擊。
  連連暴退數步才穩住身形,深吸了一口氣,伸出一只纖纖玉手,虛空一招,爆碎的冰屑迅速地匯聚掌心之中,瘋狂地旋動,不斷地壓縮著……
  貝齒暗咬紅唇,掌中的冰屑轉眼間便形成了一個冰晶雪球,脫手便朝著對方拋射而去。雪球在飛行的途中急劇地澎漲擴大,轟然爆散開來,簡直就如同一團冰刀雪刃組成的絞肉機,切割絞碎前方的一切物體。
  大師姐滿頭青一,曼妙玲瓏的身軀微微向下彎曲,右臂低垂,纖秀的手掌頓時布滿了一層冰霜,看上去宛如一輪冰晶冷月。
  一掌出,前方阻礙的空氣被擠壓切割開來,將寒冰意境和凜冽的威勢完全融入了這一掌之中,只有當它切入物體后,才能真正地感受到那恐怖的破壞力。
  太了!古藍星剛擺脫雪球的攻擊糾纏,眼角余光便瞥見一輪冰晶冷月,巳飛速的撲面奔射而來。
  古藍星眼中的瞳孔收縮成一線,豎掌為刃,冷靜的劃出一道驚電弧線,橫向切入冰晶冷月掌中,發出一聲噗嗤的破裂聲響。
  驚電弧光宛若出穴的金蛇,去勢未盡,只是在空中略微一頓,像似擁有靈性般扭曲著,朝著對方綻射而去。
  那團雪球未必能困住小丫頭,卻一定躲不過這冰晶冷月掌的猝然襲殺,殊不知這小丫頭的強大,卻遠超出了這位大師姐的想象,一道驚電弧光便將自己蓄勢驟發的冰晶冷月掌輕易切碎。
  手臂暮地傳來一陣劇震,掌上的冰晶竟然碎裂開來,灑落地上。彎曲低伏的軀體倘未立起,便從灑落地面的冰晶中倒映出一金色流光,正飛速地朝著自己旋奔而來。
  大師姐彎曲低伏的姿態,令她一時之間無法靈動自如迅速地閃避,太了!呼吸間,便能感到金色流光透出的錚錚的殺氣,近身已不足一尺,殺機迫于眉睫。
  危急中,低垂的手臂驟然上,手腕一翻,直接探掌抓向襲來的金芒,噗嗤!金芒竟然被隔空碎了,化著無數金流光四下飛竄。
  大師姐驚險萬分的化解了必殺的一擊,借勢小退了兩步,正欲立起身形,殊不知,這些四下飛濺的金流光,絢麗而充滿了危險的殺機。驚覺時,這才發現自己墜入了小丫頭埋下的后續招殺之中,無數金如針如梭,呼吸間,便在她的身上撕開了數道口子,有血隱隱滲出。
  觸目盡是金閃爍,如影隨形的纏繞攻擊,眼前更有一點金星始終不即不離懸于眉心間,作為一個修者,她并不懼死,但身為女人即便再強悍冷漠,絕不能允許這般透腦而過,面目全非的死法。
  事實上,古藍星也并沒有要取這位大師姐性命的意思,盡管對方的作為已令她無比的惱怒,甚至險些讓她當眾脫光衣衫,換個埸合或許早已將其分尸了,而此時,卻只是意在迫使對臣服認輸。沒想到這位大師姐意志如此堅韌,已是命在旦夕,仍在頑強抗爭。同樣生為女人,自然知道對女人而言,有些事甚至比死亡更可怕,尤其是像大師姐這般,自視珍貴無比,高人一等的女人,更是難以容忍。
  嗤嗤嗤!
  數道金在眼前交錯掠過,空氣中傳出一陣衣衫被割裂開來的聲響,大師姐頓覺胸前有涼氣透體而過,一片清涼,下意識瞥了一眼,竟發現自己的胸前的衣衫,不知何時已撕裂開幾道大口子,頓時有大片光滑剔透的肌膚暴露在陽光下,誘人的溝槽深陷,一對堅挺的雙峰蠕動著,宛如兩只活潑的小白兔,躍躍欲出。
  唰唰!金光芒再閃,胸前隆起的衣衫處,頓時出現了兩道小口子,驟見兩粒盈紅的小櫻桃,駭然驚顫的破衣而出,觸目驚心。
  急速閃避中的大師姐,但覺胸脯前一片透涼,眼角余光微瞥之下,驚見自己胸前涌動著一對如雪晶瑩的雙峰,在陽光下輕微顫,從破碎開來的衣衫間,似欲更徹底的暴露在陽光;啊!……
  一聲驚顫的嘶叫聲,引來了多少目光視線,有多少人目睹了這一幕無限春光,應該有大把的人在流鼻血。
  "多可愛的一對小東西啊!那么飽滿豐盈,彈性十足,晶瑩得吹彈得破,是個男人都會瞬間熱血上腦,沒聽見有人因極度的亢奮,已在按奈不住的尖叫出聲。你不是很喜歡這種埸面嗎?"古藍星語音飄浮,充滿了戲謔的意味;"你若再這般負隅頑抗,我會讓眾人一睹你芳草幽穴的美妙,看看是否與眾不同?"
  "你敢!我定會將你碎尸萬段!"大師姐雙手緊捂著已是裸露在外的胸脯,一雙眼眸如血通紅,充斥著無盡的羞憤。
  "嘖嘖,春光都泄了一半,竟還如此囂張,你即有*別人的嗜好,就要做好被人*的準備。"古藍星嘖嘖地出聲道:"你未也太過高看自己,低估你的對手了。我數三聲,你若堅持不認輸,保證一定會將你剝成一只裸羊羔,掛在樹梢供人觀賞。"
  這位大師姐的心在滴血,此刻只怕連死的心都有。雖已年過三十,她的身體仍是晶瑩如玉,肌膚滑潤得如水欲滴,與春心浮動的妙齡期幾無差別,往昔的歲月都是一心都是撲在修練上,時至今日還仍是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從未有任何異性觸碰過。
  她萬沒想不到自己的這俱身體,有一天會裸露于光天化日之下,這種恥辱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高高在上的她,是女人,不是君子,所以此刻寧可死,玉石俱焚,便是她此刻唯一的念頭。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全身,此時已被一片金編織光的網完全籠罩著,除了這小丫頭之外,一眾圍觀的人群對里面發生的一切,卻都是無一知曉。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她也清楚自己幾乎已傾盡了全力,甚至深切感覺到自己與這個小丫頭之間,有著不小的差距,如非對方只是旨在逼自己認輸而巳,否則,此刻絕不會僅僅只是衣衫碎裂,春光半泄的埸景。
  一,二……小丫頭喊數的速度很,大師姐徹底的崩潰了,想到那春光盡泄的被掛在樹梢之上,令一眾色男飽死眼睛,餓死那什么的………埸景……她毫不懷疑這小丫頭一定做得出來,畢竟自己之前做出來事,比這更無恥。
  "我認輸,放過我!"大師姐語若蚊蟲,垂下眼簾,兩行清淚無聲滑落。
  "很好,看得出你仍是個雛,還算是潔身自好,懂得廉恥,還不至那么污穢不堪。否則……"古藍星擺出一副洞察世事的模樣,帶著教訓的口吻道:"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之前的確做得太過,日后……"大師姐聞言,精致玲瓏的面龐上染上一抹潮紅,經此一役,反倒有若暮鼓晨鐘,有一種令人幡然覺悟之感。
  "放心,你這模樣,除我之外沒人看見,畢竟同為女人,有誰不珍惜自己這俱身體,怎可能讓那些臭男人白白這么大的便宜。好了,換一身衣衫吧!"
  "這個……我沒這個習慣攜帶這些物品!"大師姐幽幽地道。
  "真是服了你!"古藍星嘆了一聲,從蓄物戒中取出一身衣衫;"你和我的身形大致差不多,先拿去穿上吧!"
  "姑娘絕非武侍,到底是什么人?"大師姐換上衣衫,忍不住出聲詢問道。
  

snaptime:2020-01-22 00:43:50  .exectime:0.090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