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紀》全文閱讀

作者:皇甫奇  人皇紀最新章節  人皇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人皇紀最新章節第二千二百一十一章 云天深處的戰斗(19-11-16)      第二千二百一十章 輪回戰甲(19-11-16)      第二千二百零九章 烏傷鐵騎VS曳落河(19-11-16)     

第二千一百八十九章 高尚的不安

在整個東北地帶,在安祿山崛起之前,安東大都護張守珪的名字絕對是震徹諸國,所有勢力皆如雷貫耳。
  即便是在安祿山崛起之后的現在,張守珪也依然在諸國心目中擁有極其強大的震懾力。
  沒有別的原因,僅僅是因為張守珪太強悍了!
  在他到來之前的東北地帶,諸國混戰,大唐雖然在幽州占據一席之地,但對諸國來說,基本沒有什么存在感。
  然而張守珪一到幽州,立即瘋了一般的攻擊諸國,高句麗、奚、契丹、**厥汗國,張守珪以一己之力,改變了整個東北的局勢。
  在和張守珪作戰的過程中,所有帝國都損兵折將,甚至一度被張守珪打到各個帝國的內陸深處,特別是奚和契丹,更是被張守珪突如其來的攻擊打的一蹶不振。
  最后原本彼此攻伐,一片混亂的諸國,不得不聯合起來,一起對抗大唐,這才改變了那種一潰千里,無法抵擋的頹勢。
  “一群魑魅魍魎,也敢與張某爭鋒!”
  張守珪渾身殺氣滾滾,凝如實質,一聲雷霆怒喝,立即令得整個戰場都為之一靜:
  “安祿山,你這逆子,今日老夫要親自取你性命!”
  最后一句話,張守珪目光血紅,盯著遠處的安祿山和高尚。
  那一剎的張守珪殺氣滔天,怨氣滔天,那猙獰的面孔甚至嚇得遠處的安祿山和高尚都是心中一顫,情不自禁的連退了數步。
  “混蛋!”
  等他反應過來,安祿山心中又驚又怕,甚至有種手腳發軟的感覺。
  雖然早就有了反叛大唐的謀劃,對付張守珪也是計劃中的事情,但是再次看到張守珪,安祿山依然忍不住本能的產生一種深深的畏懼,那種畏懼就好像耗子遇到貓一樣,深深的印入到了他的靈魂深處。
  “此一時彼一時,主公用不著再怕他!”
  直到高尚輕輕走到他身后,手掌輕抵他的后背,安祿山才清醒過來。
  “嗯!”
  安祿山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又氣又惱。
  “傳令崔乾佑,告訴他無論如何,不計代價都要干掉張守珪,絕不能讓他再活著。”
  安祿山咬著牙,獰聲道。
  安祿山的話傳到眾人耳中,淵蓋蘇文、烏蘇米斯可汗、奚女王、契丹王,所有人都是神色怪異。
  眾人雖然沒有說話,但卻都是心有同感。
  這場戰爭可以說張守珪是眾人最不愿看到的了。
  作為東北地帶最霸道的存在,張守珪不只是一手訓練了幽州軍,而且對于高句麗帝國、**厥汗國、奚和契丹,各國的軍力和情況,以及作戰方法全都了如指掌。
  和王沖不同,他對所有人實在是太熟悉了。
  “傳令下去,想辦法殺掉張守珪!”
  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幾位東北諸國的君王都傳達下去了同樣的命令。
  且不談諸國對于張守珪的忌憚,遠處的城墻處,張守珪渾身殺氣滔天,二十萬大軍在手,被病痛、失意、憤怒所折磨的張守珪,這一刻又恢復成了昔日那柄大唐重刃氣勢的樣子。
  “攻擊!”
  張守珪長劍出鞘,厲聲喝道。
  “轟隆隆!”
  而隨著張守珪的命令,下一刻,大地轟鳴,二十萬大唐步騎混合大軍浩浩蕩蕩,猶如潮水一般,從城墻的缺口處洶涌而出。
  “殺!”
  一陣陣喊殺聲驚天動地,面對對面近兩百萬的諸國大軍,二十萬大唐/軍隊有如猛虎出閘,一個個以雷霆萬鈞之速向著諸國的大軍沖去。
  兩百丈!
  一百丈!
  “轟隆隆!”
  下一刻,雙方的大軍有如巨浪般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鏘!
  而就在雙方大軍撞擊在一起的剎那,一道深黑色的戰爭光環,黝暗的似乎連光都能夠吸扯進去,瞬間從張守珪的腳下迸射而出,擴散到整個大軍,鏘鏘鏘,張守珪腳下沒有變化,但所有二十萬名大唐戰士的腳下卻瞬間出現了三道光環,在這三道光環的作用下,二十萬大軍氣息接連拔升了數個級別。
  得到張守珪光環的加持,二十萬大唐步騎混合大軍如狼似虎,瞬間就撕開了對面的聯盟大軍。
  “啊!”
  密密麻麻的聯盟大軍中,一名高句麗士兵措手不及,直接就被一劍劈倒。
  而對面的大唐士兵罡氣爆發,如狼似虎,一劍劈倒這名高句麗士兵之后,繼續往前沖殺而去,又接連震飛了兩名幽州士兵,而在他身后,更多的大唐士兵洶涌而來。
  無數的聯軍士兵有如敗草般紛紛倒下。
  “穩住,穩住!”
  “擋住他們!”
  一名名聯軍將士惶聲大叫,瘋狂的組織防線,無數的盾兵紛紛匯聚而來,然而只聽見轟隆一聲,這些防線片刻都沒有堅持住,便被徹底擊潰。
  “殺!”
  張守珪雙目血紅,煞氣滔天,他的長劍一指,一支大軍迅速殺出,將眼前這道防線徹底沖潰。
  “轟!”
  “轟!”
  “轟!”
  在張守珪的統帥下,二十萬大唐/軍隊如同潮水一般永遠的涌動不休,不停的進攻,進攻,再進攻,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張守珪派出攻擊的大軍。
  潰敗!
  潰敗!
  潰敗!
  在張守珪的攻擊下,洶涌而來的諸國軍隊立即土崩瓦解。
  在這場正面對決中,張守珪甚至都沒有使用任何的兵法、戰陣,僅僅只是不斷的指揮大軍攻擊、攻擊、再攻擊,就已經令這些聯盟大軍徹底潰敗了。
  “果然不愧是大唐之柱!”
  看到這一幕,后方,王沖心中感慨不已。
  姜還是老的辣,張守珪不愧是大唐/軍方的泰山北斗,和王忠嗣平起平坐的存在,幾個月的消磨折辱,不但沒有讓他頹廢下去,反而爆發出了比以往更可怕的戰斗力。
  表面上看,張守珪只是不停的讓大軍進攻,完全是莽夫一般,沒有絲毫的技術含量,但實際上,在這種看似粗淺的指揮背后,卻是對整個戰場局勢敏銳到極點的感知。
  他指揮大軍攻擊所選的方位和地點無一不是諸國聯軍最脆弱的地方。
  諸國聯盟,不管再怎么協調,諸國的兵力之間都必然會出現罅隙,張守珪敏銳的抓住了這一點,不停的攻擊,就會把諸國之間的混亂和縫隙不斷的撕裂擴大。
  而且王沖派給他的本來就是精銳,以精銳之師攻擊對手最薄弱的地方,事半而功倍。
  諸國大軍自然無法抵擋。
  “轟隆隆!”
  二十萬大唐/軍隊氣勢如虹,張守珪甚至連騎兵都沒怎么出動,就將他們全部擊潰。
  對面,所有諸國軍隊紛紛色變,特別是安祿山和一眾幽州武將,臉色更是難看無比。
  虓虎軍已經全軍覆沒,眾人原本以為張守珪就像拔了牙齒的老虎一樣,已經沒有太大的威脅,然而哪里想到,在仇恨驅使下,張守珪竟然比巔峰時期還可怕。
  這看得安祿山簡直心驚肉跳!
  “單靠田乾真還不夠,傳我命令,讓崔乾佑,趙堪,白真陀羅全部壓上去!”
  安祿山咬牙切齒,幾乎有些抓狂道。
  張守珪太可怕了,如果不殺掉他,他簡直寢食難安。
  “主公,不可亂了方寸!”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細如蚊吶,突然從耳邊傳來,高尚突然上前輕聲道,那冷靜的聲音讓安祿山立即清醒了不少。
  張守珪在安祿山心里留下的陰影實在是太深了,這一點就連高尚都無法改變。
  “諸國已經出手,主公如果想要對付張守珪,只需讓崔乾佑帶一支兵馬出手即可。”
  雖然高尚內心深處并不贊同現在就派出過多的兵力用在張守珪身上,但是如果不想辦法壓制張守珪,幫助安祿山驅逐心中這股恐懼,一個亂了方寸的安祿山恐怕對大軍造成的危害更大。
  高尚的話終于發揮了作用,安祿山抬起頭來,目光一瞥,果然,戰場上除了幽州的大軍之外,其他諸國的大軍也在朝著張守珪的方向移動。
  單單張守珪的二十萬大軍,至少吸引了諸國八十多萬的兵力,而且縱眼望去,在張守珪出手的時候,諸國的大軍已經默契的形成了一張大網,朝著張守珪統領的大軍包抄而去。
  雖然張守珪的能力極強,但是諸國也不乏兵法名將,借著張守珪沉浸大戰的時候,迅速做出了相應的變化和部署。
  看到這一幕,安祿山終于冷靜下來。
  “現在就看鐵契斃勒力那邊了。”
  高尚心中暗暗道。
  哀兵必勝!
  一個沉浸在復仇怒火中的張守珪太過可怕了,而且他對諸國太過了解,短時間內,想要擊殺他是不可能的,只能期待另一邊了。
  在另一個方向,金狼軍、逐日鐵騎、幽影鐵騎,正從三個方向朝著阿不思的同羅鐵騎夾擊而來,三支頂級兵種再加上數十萬的大軍,如果成功擊潰同羅鐵騎,就能夠順勢攻破大唐的防線,通過另外兩個缺口攻入堡壘之中。
  如此一來,即便張守珪再勇猛,也獨木難支,無法左右整個戰局。
  或者退一步,鐵契斃勒力和田乾真等人空出手來,從后方向著張守珪反殺過去,以三支鐵騎的威力,同樣足以將張守珪的大軍徹底沖垮。
  “王沖,接下來就看你如何應對了!”
  高尚暗暗道。
  阿不思和張守珪都不足為懼,真正讓高尚忌憚的是佇立在后方的那桿高高的戰旗下,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出手的王沖。
  不管是阿不思還是張守珪,說到底都只是在執行王沖的策略而已。
  特別是張守珪,如果不是王沖的插手,這位昔日的安東大都護早已身死。
  王沖悄無聲息將他帶到滄州,就是為了對付眾人。
  不過高尚一直有種強烈的直覺,王沖一定還有某些他不知道的殺手锏,堂堂異域王,中土的最強兵圣,絕不可能只有這點手段。
  只是一時之間,他還想不到王沖的手段到底是什么。
  

snaptime:2019-11-18 09:34:39  .exectime:0.262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