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閱讀

作者:我會修空調  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節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節第1132章 姜還是老的辣(5200)(20-07-11)      第1131章 結緣含江法醫學院(20-07-11)      第1130章 有些朋友注定只能活在回憶中(20-07-11)     

第809章 是他們逼我的


  從實驗樓方向跑過來的那些人已經進入了樓道,他們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直奔頂層衛生間而來,中間沒有任何停留。
  “快走!”
  陳歌直接背起王一城,幾人快速跑過長廊,來到了走廊另一邊。
  他們躲在樓道里,屏住了呼吸。
  “白老師,你怎么停下來了?”
  “你們看著三樓樓道口,我站在四樓這邊,確定他們全部上了四樓以后,咱們再下去。”陳歌膽子非常大,他直接站在走廊一側,隔著長長的樓廊,使用陰瞳注視著廁所。
  “可是……”
  “找我說的做。”陳歌獨自留在四層右邊的樓道口,注視著樓道左邊。
  大概過了十幾秒鐘,他清楚聽見左邊樓道里傳來了腳步聲,隨后有幾個穿著白衣服的人出現在四樓。
  “好奇怪的裝扮?全身白色?連鞋子也是白的?”
  上樓的一共有三個人,他們出了全部穿著白衣服外,還有另外一個異常的地方,這些家伙的臉上都有疤痕。
  不是一道兩道那種,而是像張炬一樣,半邊臉被大面積燒傷,看著有點恐怖。
  “他們就是學校的管理者?”陳歌看著他們進入廁所以后,帶領其他學生朝樓下跑去,完美避開了他們。
  “老師,接下來我們去哪?”
  “找機會去東校區。”陳歌聲音急促,那些全身白衣的家伙帶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不是,你們為什么要這么緊張?搞得跟咱們在進行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一樣。”周圖看著神情緊張的陳歌和其他社團成員,有些無語:“咱們是學校的學生,白老師又是學校的老師,就算被學校看到了,大不了說我們幾句,頂多賠償一下實驗樓的解剖臺,也要不了幾個錢。”
  “你到現在還以為我們做的事情被抓到,只是會受到學校批評嗎?”陳歌盯著周圖的眼睛,這孩子眼神躲閃,不敢和陳歌對視。
  “等你們到了東校區就會明白。”陳歌帶著學生們避開教學樓,沿著僻靜的小路慢慢靠近教學樓旁邊的體育器材室。
  “老師,咱們不是要去東校區嗎?你來體育器材室干什么?”
  “找工具,王一城、周圖你倆留在外面放風,其他人跟我一起進來尋找,看到繩索之類的東西全部拿上。”陳歌撬開了體育器材室的門,找到了很多跳繩用的繩子。
  “老師!那些人好像有朝著咱們這邊過來了!”大門外傳來周圖的聲音,他看見幾道白影從教學樓里跑出,正朝著他們所在的位置前進。
  “不可能啊?他們怎么知道我們在體育器材室這邊?如果說對方去教學樓頂層的廁所是個意外,那對方是怎么確定我在體育器材室的?”
  陳歌產生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他拉上背包拉鎖,因為裝了太多東西,背包顯得很鼓,只能提在手中。
  “體育器材室很大,足夠他們搜索好一會了,咱們先撤。”陳歌單手提著背包,然后朝王一城招手:“來,我背你。”
  陳歌是出于好意,但是王一城這次卻拒絕了,他搖了搖頭,眼神中滿是驚恐,就像是一個做了噩夢的孩子:“老師,我很害怕,我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后面那些人好像是來找我的,我聽到他們的聲音了!”
  “你聽到有人在喊你的名字?從什么時候開始的?”陳歌沒有給王一城反抗的機會,時間緊張,容不得他耽誤,強行將王一城背起:“咱們邊走邊說。”
  “老師!那些人是來找我的!你帶著我,肯定會被他們找到的!”王一城五官輕微扭曲,他的身體在發抖。
  “廢話少說,你是我的學生,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就行了。”陳歌加快腳步,不過他心里卻非常好奇王一城說的話。
  “我被你們帶到教學樓頂層的時候,心里突然感覺很不舒服,莫名的想要哭,那條走廊給我的感覺很熟悉,似乎在那里發生過什么很不好的事情。”王一城雙眼紅腫,像一條被扔上了岸的魚,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你不是新生嗎?怎么會覺得那條走廊很熟悉?”
  “我也不知道,有時候我們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就會感覺以前曾經來過,我現在就是那種感覺。”王一城聲音斷斷續續,他臉色白的嚇人。
  “那個聲音又是怎么回事?突然出現的?他都給你說了些什么?”陳歌輕聲詢問。
  “剛看到走廊的時候我突然就開始不舒服,等我們走到廁所門口的時候,我腦海里突然閃過了一個畫面。”王一城深深吸了一口氣,停頓了好久才說道:“似乎在很久以前,我來過這個廁所,我負責將某個很重要的人引到廁所當中,他瘦小的身體站在廁所里,而廁所當中擠滿了各種各樣的妖魔鬼怪!也正是因為想起了這些,所以在你們進去的時候,我才拼命阻攔。”
  “等一下!”陳歌很敏銳的注意到了王一城話語中的一個細節:“你負責將一個對你很重要的人引到廁所里?”
  “是的,那個人好像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很理解那種感覺,因為愿意和我做朋友的人很少,只有他是個例外。”王一城狠狠捶打著自己的腦袋,他的記憶似乎也開始松動了:“咱們到廁所門口的時候,我腦海里浮現出了他的聲音,他在叫我的名字,我可以確定是他!但我就是想不起來了他到底是誰了!”
  “他是不是叫做林思思?”陳歌在王一城耳邊說出林思思三個字,這三個字剛一出口,王一城的身體就開始劇烈顫抖,他抱住陳歌脖頸的手臂猛地用力,勒的陳歌喘不過氣來。
  “我不是故意的,是他們逼我的!對不起!我們還是最好的朋友!”王一城閉著眼睛高喊,聲音凄慘,仿佛半夜睡覺時突然發現床邊站著個鬼一樣。
  “冷靜!”
  王一城突然崩潰,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他這樣會引來更多的麻煩,陳歌果斷將他甩下,一掌劈向他的脖頸動脈。
  “白老師?”其他幾名學生被嚇了一跳。
  “閉嘴!我是在救他!”陳歌又嘗試了幾個地方,終于讓王一城陷入暈厥:“精神錯亂會對大腦造成嚴重損傷,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讓他暫時停止思考。”
  
  

snaptime:2020-07-12 04:06:07  .exectime:0.077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