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證道永生》全文閱讀

作者:君主制  洪荒之證道永生最新章節  洪荒之證道永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洪荒之證道永生最新章節第七百三十一章 天皇大地(19-11-21)      第七百三十章 西方劫難(19-11-21)      第七百二十九章 師門相會(19-11-21)     

第七百零七章 陸壓投效

...........
  隨著姬昌建立周國,接納了黃飛虎的勢力之后,勉強算是正式和殷商開始分庭抗禮。
  一時間,整個洪荒之上,大幕正式拉開,一眾大勢力蠢蠢欲動。
  西方之地,家家戶戶焚香禱告,懸花結彩,供奉神佛。寺廟誦經禪唱,恭賀大機緣臨世。靈山之上無數佛陀比丘講經闡道,梵音余音繞梁,三月不覺。
  無量的佛音演化一朵佛陀金蓮以及一株通天神樹,從西方朝洪荒四面八方映照而去,一時間百般佛子踴躍傳道,引得無數人為之向往。
  “無量天尊!”
  隨著這金光涉及東方之地,席卷東海,與此同時,突然有拂塵飛舞,清凈之意靜默一切,又有三寶如意一揮,引動天地人三才,后又有一張陣圖飛出,誅仙四劍騰起,矗立虛空,從高空落下。
  隨后這東海虛空,蓬萊島之上又有白晶仙花獵獵招展,朦朧氤氳,乾坤顛倒,五行逆亂,演化渺茫之象,牢牢的護住東方億萬里之地。
  只要這西方梵音襲來,立刻便有四道至高韻味縱橫,施展各自妙處,襲殺而去,追尋因果之線,直接橫跨空間,直殺的西方諸多佛像寂滅才停了下來。
  當下,那西方教想乘此機會,一點點蠶食東方氣運,而那盤古三清和廣成子當然不會同意,一同出手,將其鎮壓。
  看到這西方徹底安靜,東方之地的虛空之中才隱約傳出三道冷哼之聲。
  “西方兩位道友手伸的的太長了。”
  卻是,那在首陽山打坐悟道的老子口含天憲,一雙淡漠的眸子望著西方,冷漠的讓人忍不住心顫。
  ...........
  “端是不知所云,妄圖我東方氣運,哼.......來人吶,傳令下去,周國氣運已成,我教機緣以致,十二金仙正是入世之時,可但凡遇上西方教之人,不用留手。”
  昆侖山,也陡然傳出元始天尊這微怒的聲音。
  這一世,闡教在廣成子蓬萊一脈的影響之下,勢力蒸蒸日上,一舉沖天,絕不比截教差絲毫,威名更是堪稱四教第一,所以當然也不會想到要借助西方教的力量。
  反而因為早期的恩怨,對西方教也滿是反感。
  “是!”
  ...........
  東海金鰲島。
  此刻通天亦是如出一轍的對臺下眾徒吩咐道。
  不過大部分都在勸慰眾徒能閉關不出,靜誦黃庭。
  ..........
  西方方外之地,此刻卻詭異的一片平靜,好像一潭死水一般。
  隨著圣人門徒弟子入世,頓時,整個人族皇朝更替之事被推至巔峰!
  可是這到了關鍵時刻,姜子牙等人卻有些頭痛了,滿臉郁悶。因為這周國大軍開拔尚缺一個戰力通天的先鋒官,和一戰帥,不然就等于大軍沒了主心骨,武王伐紂可討不到好。
  可當今世上要找到一個德才兼備,修為不俗且精通軍陣之人,實在是太少了,一時間便是姜子牙等人都不禁撓頭,心里犯了難。
  “嗖嗖.........”
  就在這時,當即一道道破空之聲吸引了闡教眾仙的目光,抬頭一看,只見天邊之上,彩云繚繞,瑞氣千條,有仙樂縱橫,金烏捭闔之象。
  卻是有二個道人破空而來。
  仔細看去,前面一個年青的道人,頭戴太陽冠,身穿造化袍,腳踏登天履,身纏萬朵炎光,腦后一輪功德金輪環繞,周身瑞氣沖天,闡教之人無不稱贊道;好一個氣運通天,修為不俗之輩。
  “好風采!!!”
  接著眾人又看向了他身后之人赫然是一個十二歲左右的少年童子哪吒,身穿龍鱗甲,腳踏風火輪,手持一桿火尖槍,身纏一條混天綾,周身火光匯聚。
  此刻蓮花重生的哪吒竟然已經重回巔峰,臻至金仙之境,且修為鞏固異常,卻是將廣成子給予的凈世白蓮子徹底煉化了,前途無量。
  “小哪吒!!”
  眾人雖然不認識前面的道人,可是,一見這后者卻讓眾闡教金仙立刻驚叫了起來,哪吒先前鬧出的事可是天地皆知,何況這也是玉虛道統二代弟子,眾人認識哪吒一點都不足怪。
  尤其是那太乙真人,更有些踱步。
  這潑娃兒怎么到這來了?可眼前這人是誰?
  “咦,原來是故人當面......沒想到此番量劫,居然也把他引來了。”
  便在場中無一人知曉這哪吒身邊人的身份,這不,十二金仙里,那一項消息最為靈通的黃龍道人此刻也驚疑了一聲,卻是認出了此人。
  早做安排前來渡劫的燃燈見此來人,本能的感到一絲厭惡,尤其是此人臉上那若有若無的笑容,更是讓他心里大為惱火,恨不得將此人當場拿下,可為了大業,只能按住內心的悸動。
  見黃龍道人好像識得此人,當即也強壓心中厭惡,淡然的問道:“黃龍道友似乎認識此人?此人跟腳是誰?”
  今生,有廣成子的青睞,以及他自身積累的諸多人脈,讓黃龍道人在闡教金仙里,徹底脫胎換骨,具有很高的人氣,修為通天,讓無數人為之正視,便是燃燈也要道一聲道友。
  黃龍見燃燈和眾位師兄弟都在看向自己,有些不明所以,當即大笑一聲,豪放道。
  “這位道友可不簡單,修為高絕,道號陸壓,雖然不是紫宵宮中客,也不是三教圣人門下,但是道行卻是極高,據說和大師兄都有些聯系,交情不錯,極為神秘。
  如今他竟然帶了哪吒前來,看來我們的機緣到了.....”
  闡教金仙聽聞后恍然,原來如此。不過瞳孔也一陣微縮,這散修竟然和大師兄都有交情,能得廣成子承認,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當即目不轉睛的盯著這陸壓,一看此人周身氣息虛無縹緲,全身好似隔著一層輕紗,看之不清,便提起十二分的精神。
  “我等拜見陸壓道友,道友玉趾駕臨,著實是我闡教和西岐的好運道,如魚得水矣!!!”
  當即,那陸壓和哪吒停下身子,矗立地上,闡教眾人也不敢怠慢,趕忙上前拱手打了聲招呼。
  “呵呵!!貧道寥寥無名,陸壓是也。見過諸位道友友安好,我常聽那太初文師曾言他的十二位師弟全都是世間罕見的有道真修,日后成道也不是不可能的,還望今后相互提攜為好。”
  陸壓帶著哪吒來到群仙眾將士前,一見眾人這莊重的模樣,當即也做了個稽首道了一聲。
  眾仙聽聞也一陣高興,心道這陸壓還真是一妙人,當即也不想失了禮儀又是連連稽首。
  燃燈見陸壓的表情,心中越發的厭惡不爽,好似此人是他的大敵,可面上依舊掛著笑臉道。
  “不知道友今日攜著我闡教門人前來是為何事??”
  陸壓一見這燃燈的表情,面上的笑意越發豐富,推了推哪吒胳膊,也囑咐了一聲。
  “我聽聞姬昌建國,子牙道友求賢若渴,是故,貧道今日特來表態,以維護西岐,若是有事,貧道自然出手相助。
  順便還帶哪吒這個先鋒官前來助西岐一臂之力,哪吒,還不快向諸位行禮........”
  話音一落,自陸壓為中心,一道平淡的道韻鋪面而來,讓在場群仙莫不心生好感,都不疑他。
  哪吒聽聞后也白了陸壓一眼,他早已返本歸元,自然知曉這陸壓的身份,不過礙于這人的嚴厲禁止,也不敢怠慢,上前一步對著闡教金仙行了一禮道。
  “弟子哪吒,見過師傅,進過諸位師伯師叔.....”
  隨即又對姬昌和姜子牙見了一禮。這些年,經過一番大劫過后,哪吒戾氣早已散盡,并且在太乙的教導,和凈世白蓮的玄奧,使得哪吒雖然還有些幼稚氣,卻也成熟了起來。
  闡教眾人和姜子牙等人聽聞后,也心里歡喜,有了這神秘的陸壓和哪吒這先鋒官,武王伐紂之事,大有可為啊!
  姜子牙頓時便順理成章的拜這哪吒為先鋒,統御軍陣,不日朝著朝歌殺去。
  當然在此期間,那楊戩和哮天也是奉命前來,相助西岐,頓時讓在場之人大驚,沒想到這蓬萊一脈也要相助,這可是天大機緣啊。
  姜子牙毫不含糊直接拜楊戩為元帥,一時間西岐拜將臺之上其樂融融,相機甚歡。
  只有那燃燈對這個突然出現的陸壓滿是忌憚,或有或無的殺機更是表現其心中的不平靜。
  至于其余之人倒也對陸壓很是親近,一番論道之下,更是征服了無數修士,讓眾人都暗生敬仰,就好似遇到了大師兄一般,心里親近,老實說就連他們自身也不明白為何會生出如此錯覺。
  一番熟悉之后,姜子牙又是將此間事宜昭告天下,引得萬眾齊心,又有許多數百諸侯見紂王昏庸,心向西歧,暗地前來投誠。
  而陸壓帶著哪吒前來,一番論道之后,也不在就留,直接就告別群仙孤身離開了。
  當下,他只需要通過這廣成子關系,和眾人熟識也便足夠了,這樣才能讓今后的算計不會變得突兀,既然目的已成,那他也就沒有留著的必要了。
  畢竟滯留在風暴眼越久,就越有暴露的風險。何況他這把好刀要用在刀刃上。
  刀鋒不出,可一出鞘那必須定鼎一切。
  至于那燃燈道人對他不怎么友好。陸壓更是不將其放在心上,甚至還有些暗喜呢。
  既然燃燈不喜自己,而他今后對他出手也沒有什么心理負擔了,只要自己事先一步搶了這燃燈的機緣,那么,想必以他的定力,也定然會露出破綻,到時候一切都名正言順。
  

snaptime:2019-11-22 03:02:41  .exectime:0.109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