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幕后大佬》全文閱讀

作者:一刀斬斬斬  我是幕后大佬最新章節  我是幕后大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是幕后大佬最新章節第707章 路走窄了(~)(19-11-20)      第706章 沙雕玩家(19-11-20)      第705章 三七分賬(19-11-20)     

第671章 浴血封神路

打擊來的太快,令諸多歐服玩家猝不及防。
  尤其是是花費重金組建團隊下副本的一些歐服騎士玩家,他們在收到了朋友發來的信息后,心態直接就給崩了。
  這一次為了抓一頭吞魂獸有些騎士玩家甚至將征戰三年的繼續都給拿出來了,還找朋友借了不少魂幣這才組建的團隊。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只要有了鬼王境界的坐騎,想要賺錢還不容易嘛,以前不敢挑戰的怪物往后也都不是問題了,賺魂幣的效率可以得到極大的提升。
  然而“讀書破萬卷”的帖子在中服論壇發表,并被轉載到歐服論壇的時候,他們受到了打擊,根本無法承受這個殘酷的真相。
  許多死活不愿相信的團隊果斷選擇繼續嘗試。
  然而事實就是如“讀書破萬卷”所說的那般,吞魂獸根本無法打入瀕死,受傷嚴重就會自我分裂,越打越多,無窮無盡。
  在這樣的情況下,歐服騎士玩家們無比沮喪的放棄了抓捕吞魂獸的念頭。
  可就在這時,新的轉機來了。
  做為論壇人氣玩家之一的狗子在這時發表了一則帖子,并附上了一段視頻。
  視頻中正是古語等人在地獄道第二界域草原上親眼見到的一幕。
  一只吞魂獸追殺一群魔猿,最后將他們全部磨死的畫面。
  視頻中令玩家們感到激動的一幕是,吞魂獸在殺死魔猿的時候,并不會損傷他們的軀體,在吞食后都會完整的吐出來。
  視頻的最后,古語等人自然沒有浪費,將這些魔猿全部收入了空間。
  這一刻,玩家們覺得自己彷佛看到了一條發財的道路來,不但是中服,甚至是歐服玩家們也是這么覺得的。
  魔猿死后的材料有多值錢,看一眼拍賣行就可知曉。
  玩家們頓時安耐不住了,當即組起小隊,朝著地獄道第二界域出來了。
  雖然他們打不過魔猿,可不是有吞魂獸嘛!
  按照帖子中狗子所說的,吞魂獸不會傷害玩家,只要知道了你是“無魂”類生物后,甚至你主動進攻都不會理睬你。
  這也代表許多等級低的玩家來說同樣可以利用這一點,只要將魔猿引到有吞魂獸的區域即可,接下來等著收尸、取材料就可以賺一大筆。
  都說每個行業起步階段的那一批先行者都是最賺錢。
  事實上也是如此,就好比當初去森林大域搬尸,由于前期市場空缺很大,所以第一批先行者,拿同樣的一具尸族戰士的軀體能賣出比后來者更高的價格。
  等市場形成規模后,價格穩定下來后,利潤就會變少。
  所以玩家們沒有猶豫,果斷出發了。
  想趁著魔猿生產的材料在拍賣行非常空缺的階段,去試試水,沒準就能當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而在狗子發帖后沒多久,許多已經在地獄道第二界域的玩家們便開始嘗試了。
  他們按照狗子提供的坐標前往魔猿族可能存在的中心交界處,只要路上遇到魔猿,就會各種挑釁,然后帶著魔猿狂奔向附近的吞魂獸。
  這期間失敗案例很多。
  甚至好幾個團隊被憤怒的魔猿給團滅了,不過成功的玩家也不少,他們都會在論壇分享當時的情況,以及炫耀材料截圖,點燃了更多玩家的熱情。
  這也導致更多的玩家加入其中。
  后續的發展中,攻略貼在萬眾期待中出現。
  高玩們為此制定出了各種套路魔猿族,提高撿尸效率的辦法,也出現了提高引怪效率,減少傷亡的辦法。
  比如接力式,團隊一人的待在吞魂獸附近,其余人依次排列向前。
  只要最前面引怪的玩家接觸到魔猿后就會在語音頻道發出通知,然后往離自己最近的玩家跑去,哪怕路上死了也沒事,另外一人接上,直到將其帶到吞魂獸身邊。
  逃跑還是其次,引怪方面高玩們更是玩出了花樣。
  在前期的摸索中,一名中服的高玩想到了當時森羅大域戰斗中,魔猿族似乎對尸族十分感興趣,于是在拍賣行買了一具尸族戰士的軀體,將其當做誘餌開始吸引魔猿族戰士。
  結果還真成功了。
  見到了尸族軀體的魔猿族跟瘋了似的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然后在這名玩家布置的“吞魂獸大陣”下,集體暴斃。最終這名玩家收獲巨大,并在論壇曬出了一張站在十余頭魔猿尸體上的自拍照。
  在這則帖子出現后,拍賣行的尸族尸體直接被掃蕩一空。
  對于這種不可再生的資源,征戰的老玩家都能想到這玩意未來會多么值錢,尤其是知道了還能當誘餌釣魔猿的時候。
  正如他們所想的那般,短短一天時間,區域語音頻道到處都是求購尸族尸體的玩家,且價格足足高了原本的三倍。
  讓先前嗅到商機,囤積了一波尸族軀體的玩家們賺的盆滿缽滿。
  又過了幾天,等玩家開始實踐這個攻略貼描述的方式釣“魔猿”方法,并獲得成功的時候,尸族戰士的軀體價值再次開始飆升。
  此時的玩家們儼然將地獄道第二界域的副本當成了一座寶庫,進去制裁魔猿族的同時,從魔猿身上賺取材料費。
  伴隨著魔猿身上的材料陸續在拍賣行出現,并不斷增多,價格相對穩定了下來后,購買這些材料更換裝備的也玩家變多了。
  靠著魔猿族帶來的材料,中服與歐服掀起了一波更換裝備的熱潮。
  整體實力在魔猿族的“幫助”下,開始飛速提升。
  原本玩家們前往地獄道第二界域只是為了抓坐騎,卻沒想到后續會演變成這種模式,這是所有玩家都意想不到的。
  也算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了。
  ……
  地獄道第二界域,東面。
  一只體型無比龐大的白色猩猩猶如一座山岳,佇立在大地之上。
  而在他的身上,掛滿了無數魔猿。
  這些魔猿彷佛將他的身體當成了家,在上面棲息,并搭建了許多奇怪建筑。
  視線向上,穿過層層云霧阻隔,來到了魔猿尊者的頭部。
  此時魔猿尊者的跟前,一紅一紫兩顆魂珠正緊緊依偎在一起,緩緩旋轉著。
  看到這一幕,魔猿尊者的眼中流露出一絲期盼。
  上一次見到“尸神雙珠”,他早已不記得是多少年前了。
  那時候的它還不是魔猿尊者,更沒有現在這般強悍的實力,只是地獄道第二界域中被尸族所圈養的魔猿族首領罷了。
  許多記憶已經模糊,但是魔猿尊者還清楚記得一點,那時候的尸族將他們當成血食,對他們魔猿一族所做下的一切。
  當時的魔猿尊者也以為這輩子不會有絲毫波瀾,雖然他是首領,可未來也會有一天被尸族所吞噬,與族人一樣走向命運的終點,死的毫無價值。
  但是他從未想過反抗,甚至堅定的認為這就是他們魔猿族的宿命,無法被改變。想要與強大的尸族抗衡在他看來簡直就是笑話,哪怕他再強上一萬倍都沒有這個可能。
  但是他的命運終究不是按照自己所想的那般平庸的死亡,變數悄然到來。
  那一天下著血雨,整個地獄道第二界域彷佛經歷著浩劫,陰風怒嚎,數不盡的幽魂在天地間飄蕩,如末日來臨。
  伴隨著一聲巨響,天空炸裂出一道缺口,一根沾血的黑色鐵棍從天而降,筆直插在了他們魔猿族的領地內。
  當時身為首領的魔猿尊者受到了驚嚇。
  在看到這根黑色鐵棍后,他第一時間不是去探查這根棍子是否是重寶,而是果斷通知了尸族,讓他們來調查情況。
  尸族成員很快到來,并開始調查這根黑色鐵棍。
  然而任憑尸族成員如何使勁,這根黑色鐵棍卻彷佛與大地相連,紋絲不動。
  哪怕尸族成員掘地三尺,依舊無法將這根黑色鐵棍帶走。
  無可奈何的尸族成員選擇了離去,準備通知高層,不過在走之前他們帶走了魔猿尊者二十余名族人,并叮囑了多生一些后代!
  當時魔猿尊者對于尸族成員的囑咐不但沒有感到憤怒,反而理所當然的點頭。
  因為他們魔猿族早在他出生之前就是如此,一直都是尸族的血食,祖祖輩輩都是被尸族圈養,從未反抗,從未不滿。
  對于尸族的這點要求,魔猿尊者當即就答應了下來,且在當天告知族人們必須多生,這是尸族的命令。
  有時候,當被奴役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許多再過難以置信的事都會變得理所當然。
  而那時候的魔猿尊者就是如此。
  自出生起就接觸的是“尸族至高無上”的理念,能成為他們的食物,是他們的宿命,已經成為理所當然。
  那幾天的等待中,尸族又來了一批人,他們再次開始調查黑色鐵棍,并試圖將其從大地之中拔出。
  不過這一次依舊沒有成功,這些尸族成員悻悻而歸,且又一次帶走了一批魔猿。
  轉機發生在尸族第三次到來的時候。
  這一次來了一名尸族的高層將領,他與之前的那些尸族成員一樣,試圖將黑色鐵棍從地上拔出。
  但是意外卻發生了,黑色鐵棍陡然震蕩,爆發出了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
  那名尸將就這么在魔猿尊者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炸裂成了一團血霧。
  在這之前魔猿尊者心中的觀念一直都是尸族至高無上,沒有辦不到的事情。
  但是這一次,一名尸族高層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被黑色鐵棍炸成了血霧,這一幕就好似一柄利劍,刺破了魔猿尊者心中固有的堅定。
  原來尸族也不是無敵的。
  那時候的魔猿尊者只是心中感慨,卻依舊沒有一絲反抗的沖動。
  伴隨著其余尸族慌忙退去,魔猿尊者卻對這根鐵棍產生了好奇。
  那時候的魔猿尊者想法很單純,很簡單。
  只是有了一個猜測與概念,既然鐵棍可以殺死尸族成員,那是否說鐵棍大于尸族。
  或許這個對比在許多人看來十分可笑,但是根本就沒有接觸過外界,始終被圈養在尸族領地內的魔猿尊者就是誕生了這樣可笑且單純的對比念頭。
  在這之后,魔猿尊者內心對這根鐵棍充滿了敬畏。
  尸族成員后續來了一茬又一茬,除了那位至高無上的尸神外,幾乎所有尸族高層人員都到來過了。
  他們嘗試了無數辦法,卻都無法將鐵棍從地上拔出。
  最后他們得出了一個結論,這根鐵棍已經與大地相連,除了此刻不在第二界域內的尸神外,絕無可能將其拔出。
  在尸神回來之前,尸族放棄了對這根黑色鐵棍的研究。
  然而尸族的所作所為都被魔猿尊者看在眼里,心中愈發對于這根黑色鐵棍感到敬畏與敬仰。
  此時的黑色鐵棍在魔猿尊者心中是等同于尸族,甚至是比尸族更高一級的存在。
  每天清晨,朝陽升起,魔猿尊者便會對著這根黑色鐵棍頂禮膜拜,日落之時,魔猿尊者便會重復清晨的舉動。
  就這么足足過了五年。
  尸神依舊沒有歸來,尸族也早已放棄了對這根黑色鐵棍的研究,只是偶爾會來魔猿族領取血食。
  但是尸族所不知道的是,魔猿族的首領悄然發生了改變。
  懷著敬仰的心情,每天對著黑色鐵棍膜拜之后,魔猿尊者便發現自己的內心變得非常平和,體內彷佛有某種炙熱的液體在流淌。
  逐漸的,他的毛發變成了白色,力氣也是一天天增大。
  就彷佛每一次對著鐵棍膜拜后,鐵棍會反饋他一種改善體質的力量。
  五年時間的膜拜之后,魔猿對于這根沾血的黑色鐵棍更加敬畏,將其當成了心中的神明。
  而在膜拜中,魔猿尊者也發現了自己與族人變得完全不同了。
  就彷佛成為了另外一種生物。
  而且魔猿尊者還發現自己似乎變得愛思考問題了,他開始思考許多東西,而不是與族人那般只會碌碌無為的活著,除了繁衍以外就是吃喝睡,然后等待死亡來臨。
  他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甚至摸索起的自然的奧秘。
  但是這一切的答案他無從得知。
  于是魔猿尊者懷著好奇心開始向“黑色鐵棍”禱告,祈求知識。
  在禱告的時候,魔猿尊者內心無比尊敬,甚至不認為自己這么做是一件很愚蠢的舉動。
  因為魔猿尊者早已將這根鐵棍當成了神明,無所不能的神明!
  事實上就是這么蠢的舉動,改變了魔猿尊者,改變了魔猿族的未來走向,也徹底改變了尸族的命運。
  那一刻魔猿尊者得到了他想要的知識,腦海中更是浮現了一本秘典。
  這是一本沒有來歷,沒有文字的秘典,與其說秘典,反而更像是一段感悟。
  自這本秘典在腦海中浮現后,魔猿尊者心中便有了一種念頭。
  我本就該是天地間最強的生物,這世間舍我其誰!
  這是一種感覺,而不是一本完整的功法記錄。
  也正是這種感覺,讓魔猿尊者不甘于屈服,更不甘于沉淪,想要成為最強!
  一切的開端,只是來源于他發自內心的頂禮膜拜。
  這讓他得到了黑色鐵棍的認可,獲得了一段無上傳承!
  但是心底固有的觀念讓他幾次試圖壓下心中想要“俾睨天下”的念頭,甚至彷徨覺得自己的想法非常可笑,是不可取的。
  然而時間在推移,伴隨著所獲得的力量越來越強,且腦海中的知識越來越豐富,他發現自己逐漸接受了這個觀念了。
  所以當尸族再一次來到他們領地領取族人的時候,魔猿尊者雖然依舊沒有拒絕,但是心底卻已經有了不滿。
  因為他覺得自己既然是“最強”,為何還要給尸族上供族人。
  而尸族又憑什么凌駕于自己之上!
  仇恨尸族的種子在魔猿尊者心底埋下,并茁壯成長。
  在那之后,魔猿尊者非常渴望變強,每天向黑色鐵棍膜拜的同時,向其祈禱獲得比尸族更強大的力量。
  因為他要反抗尸族,他覺得自己才是這天地間最強大的生物。
  當時的秘典就好似一顆種子,扎根在魔猿尊者心底,讓他由內而外發生改變,也鑄就了他修煉路上的道心。
  哪怕沒有與其對應的實力,但是那時候的魔猿尊者就已經有了強者之心。
  這一條修煉路,在開始階段魔猿尊者便獲得了他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并為往后的修煉路打下了堅若磐石的基礎。
  歲月如梭,百年修煉路,魔猿尊者穩步走過來了。
  而每百年時間過去了,也到了魔猿族改換首領的日子。
  做為首領,他們終究逃不過成為血食的命運,雖與族人相比可多活百年,但是到了此刻他必須要接受成為血食的宿命。
  這也是尸族圈養諸多血食種族時立下的鐵血規矩!
  雖然尸族覺得在他們的掌控下,下面的血食種族絕無背叛的可能,但是他們也不得不防范。
  因為這樣的例子在陰間世界太頻繁了,誰都不知道自己所在的種族會被哪個勢力所顛覆。
  外來勢力,內部勢力都是有可能的。
  王權沒有永恒的道理尸族也懂,所以他們必須杜絕一切威脅。
  為此他們制定了每百年更替每一個血食種族的首領,保證其種族無法凝聚一心,更無法產生違逆的念頭。
  事實上這么做確實有奇效,所有血食種族都被他們牢牢掌控,想要背叛更是沒有可能,因此他們的尸族王朝無比穩固。
  而百年過去了,這一次該輪到魔猿族的首領成為血食了。
  如往常那般,尸族成員來到魔猿族領地,開始挑選族人的同時準備帶走魔猿尊者。
  那一刻,壓抑了百年之久的魔猿尊者爆發了。
  所展現的驚人戰力更是驚呆了那些尸族成員,面對魔猿尊者他們發現自己竟然無力反抗,短時間內變被盡數斬殺。
  這一幕也嚇傻了魔猿尊者的族人。
  然而當魔猿尊者斬殺尸族所有成員后,一臉欣喜的望著族人說出想要帶他們一起離去的話語時,族人的反應卻出乎了他的意料。
  族人們望著他的眼神充斥著驚恐、厭惡、恐懼與陌生。
  他們無法想象為什么首領會變得如此強大,但是更多的念頭卻是認為首領怎么可以如此愚蠢,竟然敢違逆尸族。
  事實上也只是魔猿尊者一廂情愿罷了,沒有族人愿意跟著他反抗,更沒有族人愿意跟著他踏上這條至強路。
  因為他們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日子,成為血食在這些族人看來已是理所當然。
  當所有人都愚昧不堪的時候,那一個看清現實勇于反抗的人卻成為了眾人眼中的蠢貨。
  不甘心的魔猿尊者試圖勸說族人,然而沒有族人理會他,甚至不敢面對他。
  那一刻,魔猿尊者的內心充斥著怒火。
  他不恨族人,但是恨尸族將他們的族人變得這般愚昧!
  他沒有選擇獨自離去,因為他知道自己離去的話,那么魔猿族必將滅亡。
  他出生在這里,與族人朝夕相處百年早已有了感情,他不忍心看到族群被滅,只能苦苦哀求族人們,希望他們醒悟。
  但是很快,發現了魔猿族異常的尸族成員迅速趕來了。
  大戰再度爆發,這一次魔猿尊者擊殺尸族成員的同時,望著族人們怒吼,以此向他們證明尸族并非是至高無上不可侵犯的,他們同樣會死。
  甚至為了證明這一點,魔猿尊者最后留下了一名尸族成員,讓他跪倒在自己跟前哀求自己,以此向族人證明這一點。
  但是讓魔猿尊者沒想到的是,族人眼中依舊充斥著彷徨,沒有絲毫醒悟,甚至跪倒在地,當著自己的面想要釋放這名尸族成員,哀求這名尸族成員的原諒。
  憤怒的魔猿尊者當場擊殺了這名尸族成員。
  后續尸族大軍到來了,魔猿尊者一人浴血而戰,但是族人的所作所為令他絕望。
  從他們的眼中,魔猿尊者看到了他們希望的是尸族殺死自己,而不是自己獲得勝利。
  這一戰魔猿尊者受到了重傷,鋪天蓋地的尸族強者中擁有諸多比他更強的存在。
  但是哪怕渾身浴血,魔猿尊者依舊奮力廝殺著。
  哪怕是死,他也絕不愿再屈服于尸族,他本就該是這天地間最強的生物!
  那一刻黑色鐵棍與他彷佛有了共鳴,拔地而起,被他牢牢握在了手中。
  浩瀚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涌入體內,那一刻他心中的固執被黑色鐵棍所庇佑,魔猿尊者狂暴了。
  抬手間刺破蒼穹,揮手間棍掃千軍,猶如戰神。
  這一戰打了足足一年有余,每當瀕臨死亡的時候,黑色鐵棍便會將他從生死之間拉回,給他繼續戰斗下去的力量。
  這一年多的血戰,魔猿尊者愈戰愈強,最終立地封神,在廝殺中將名字刻在了陰神榜上。
  天地泣血,自然萬物同賀。
  但是在封神的那一刻,魔猿尊者卻對自己的族人下了一道法則詛咒。
  “既然尸族將我魔猿族當以血食,那我便詛咒我魔猿族后代以尸族為食癮,吞其血肉筋骨,攝其血脈之力,魔念心生,世世代代不可抗拒!”
  這一道詛咒被銘刻在了每一位魔猿族人的血肉之中,此后他們見到尸族,便無法抗拒的想要將其吞噬,因為這是魔猿尊者的詛咒。
  也是魔猿族掌控地獄道第二界域的伊始!
  

snaptime:2019-11-22 07:20:27  .exectime:0.179


玩湖南快乐十分有什么好方法